注册 登录
承诺自然环保协会 返回首页

银杏的个人空间 http://cngreen.aqnj.net/?1139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川主村一队

已有 230 次阅读2017-5-8 12:25


川主村一队

 

农民土地确权纠错,原本只应在村上搞,叫村里每队队长过来确认纠错就好,结果川主村村主任完全不配合,村上是搞不了了,只有下每个队上去搞。一队队长接了我去一队,又叫了每家每户的村民自己过来纠错,他却开着个小车儿跑的无影无踪。没得法,只有村民一个一个来,慢慢搞。

搞之前就说清楚了的,该怎么怎么搞,村民要怎么怎么配合,有哪些特殊情况,比如我们电脑影像图和excel表格里面,每个人的每块田地都会大那么一两分或者几厘,这都是正常的……。这些都是一一说清楚了的。

本以为可以按顺序来,就没得多大问题了,不会乱,可后来发现事实并非如此。搞了大概有六七户,轮到了一个老大爷。大爷的田地块数位置都是正确的,但是对于田地大小死活不认,非得按他自己原来的标准来,多一分少一厘都不行,我们拿过来的土地大小他一个都不认,要求全给他改过来。他说,“这是以前国家以前给我们用尺子,用‘唆唆(绳子)’量了的,这个土地大小肯定没得错………。”

“大爷,你这个都是好十几年前的,还是用“唆唆”测得,我们现在是搞仪器精确测量,是莫得问题的……”
“浪唉整要不得,我们要讲求事实求是,该是好多就是好多,我那只有浪们多,要按照我们那个来……”
“你那个都搞了好几年了,我这个是去年测得,我们也是专门为国家做事……肯定是按照我这个来啊……”
“不对不对,那不得行,多了要不得,要按着我这个来才对的哟,那要是国家以后要收地,莫得啷们多,咋整……”

周围的二三十个村民也就跟着老大爷七嘴八舌的吱吱喳喳的吵个不停,我一个人在里三层外三层的村民当中解释了大概有十多二十分钟,村民越闹越厉害,大爷在一旁也是一直在那不停地说这个问题。解释半天,就是听不懂,更重要的是不愿意听,一直认为自己那个是对的。

嗓子都快哑了,口都说干,没得法,喝了口水,拍了拍手,扯着嗓子很大声音,说,“唉,同志们不要吵,不要闹,听我说,听我说,有问题是正常的…”吵闹声小了很多,但仍有很多村民在吵着闹着自己的土地不对,大小不行,实事求是什么的。我又重复了一次,“大家先莫吵,都听我说……”但仍然有少部分人闹着吵着和身边的人说哪儿哪儿不对。我停了下来,不说话,拿着矿泉水瓶杵着。没说话的村民,给其他吵着的人说,“莫吵啦,听别个说…。”差不多村民都安静下来了。

我说,“这个土地大小确实是比以前的多一两分,多几厘这个是正常的……首先,我们测量的方式都不一样,以前是拿“唆唆”,拿尺子量,现在是拿仪器测……”

老大爷,“不得行噢,该是好多事好多,要实事求是……。”好几个村民也就跟着大爷嘀咕起来了,乱糟糟的一团。

又气又无奈,拿着喝得只剩一点水的矿泉水瓶子猛敲着桌子好几下,还把电脑不小心敲到了,现场鸦雀无声,以最高的分贝说,基本是吼的了,“听我说完,你们再说,好不好?我来这儿是干啥子的嘛,就是来给你们改错的嘛,错了我们改,对不对嘛?有啥子吵的嘛?有问题,我们一个一个的来改就行了嘛。你们这儿这么多人,我一个人,浪个说的过你们哇,你们在这吵半天,工作还不是要干。你们看我半个小时在这干了啥子嘛,就这儿跟你们吵一上午蛮。土地大小这个问题,首先第一个,测量的方式就不一样,时代都变了,老一代的东西………第二个,确实唉,毛泽东都说了,我们要实事求是,那块田在那个位置,是好多就是好多,不得变大也不得变小……第三,第三个,那块田在那个位置又不得跑,位置对的名字对的,大家都晓得,不得说,这块田是别个的不是你的嘛………第四个,到时候的那个粮食直补是按照………对了嘛,对了工作还是要搞,一个一个的来嘛。”叽里呱啦,叽里呱啦扯了大概半个小时。

其中,有人还是要问,比如,“测的那个哪门对嘛?”。我看着盯着她说,“你是技术人员,还是我是技术人员嘛?测量大小是你的还是听我的嘛?”,“你是~”

大爷听了还是说不对,要按他那个来,测量的土地有问题什么的,给满屋子村民说完,又单独给大爷解释了几通,说完大爷就走了,也许是气的吧。我还是继续搞我的工作,村民也明显配合了很多,只是有少部分人还是在纠结那多的一两分几厘地的事情。

给每个村民改错,十分钟左右,不光要在图上excel表上找,更重要的是要给村民说田地名字,位置,块数,大小,分户问题等等。
我问,“有莫得X田?”

“在某某那儿有一块A田,还有有一坨B田在他那门跟前,我自己屋门前有坨……”
“哎呀,你只是说有莫得我跟你说的这块田。我说一个念给你听,有你就说有,莫得就说莫得。一个一个的来,不着急。”
“嗯嗯”
“这块田旁边是不是挨到某某某的田,是不是挨到某某某的地………”
“有莫得X田?”
“莫得…”
“这块田挨到某某某的………,莫得这块x田嘛?”
“噢,挨到某某某的那块田有,只是不晓得叫啥子名字……”

“好好好,有嘛?”
“有”一脸诚恳,十分肯定。
“好,记到起,那这块田莫得名字,那它现在就叫x田,记到了不。”。

很多户村民基本都是这个状态。到了中午,老大爷又跑过来了,说不得行必须给我改过来。我实在是不想重复无数次的东西了,逐个给大爷改了,搞得满意的大小。搞完我就过去吃饭了,吃了一半出来一看,那大爷还在,坐在我电脑面前。说是给我看一下你改的在哪儿,我真的是对这个大爷无论了,就给他点开了表,给他一个一个对大小。

玛德,不仅是烧脑的一天,更是烧舌头的一天。

土地确权改错,最难的不是技术问题,是交流问题。深刻意识到,农民文化教育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更让我意识到,什么叫写意派测量基本精神和内容。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收藏 分享邀请 转发到微博 举报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承诺自然 ( 蜀ICP备11005898号  

GMT+8, 2023-2-1 03:48 , Processed in 0.09626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CNGREEN.ORG

© 2001-2012 Comsenz Inc. Theme by Jeavi.

回顶部